您的位置: 皇家赌场娱乐城 > 空速星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痛苦 身世的秘密(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痛苦 身世的秘密(下)

时间:2015-1-5    来源:皇家赌场娱乐城整理    作者:神秘人
    小三新书《琴帝》开始正常上传,麻烦书友们持续关注。谢谢.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73050

    ——————————————————————————————————————————————

    摩尔摇了摇头,道:“不,我和养育你长大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却真实的是你的爷爷。”当下,他将当初在魔神殿中,自己要杀天痕时,末世及时出现,以及两人交谈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摩尔的叙述,天痕的心越来越冷,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对他的震惊实在太大了,“不,我不信,我怎么会不是爸、妈亲生的孩子。老师,您,您是在骗我对不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潜意识中天痕明白,摩尔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一切是真的。养育了自己二十年的父母竟然并非亲生,而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竟然是自己的亲爷爷,而曾经的黑暗之王确是自己的外公。

    摩尔慈祥的目光凝视着天痕,“孩子,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爷爷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等救出你父母后,你问问他们就会知道了。我并不是要将你从他们手中抢过来,所谓生不如养,他们永远都是你的父母,但是,事实却是不容改变的,你确实是我唯一的孙子。”

    天痕呆呆的看着摩尔,“那您那死在剧毒之下的儿子摩奥就是我的父亲,而我的母亲,却是黑暗之王末世的女儿了。”

    摩尔颔首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刺激很大,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告诉你,我怕你冲动的去寻找仇人。摩奥已经去了,如果你也因为冲动去寻找仇人而送命,我唯一的寄托就没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当初我让你去找希拉她们,因为她们是你的奶奶,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她们又怎么肯轻易回到我身边呢?孩子,接受事实吧。”

    天痕后退一步,从摩尔的手中挣脱出来,双目通红的道:“老师,您让我怎么接受?我的父母刚被抓走了,您却告诉我他们并非我亲生父母。而我亲生的父母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我怎么能接受啊!我,我……”哇的一声,天痕喷出一口鲜血,英俊的面庞变得如纸般惨白。

    光明和罗丝※#8226;菲尔同时走到天痕身旁,光明柔和的道:“孩子,本来我们也不想这么快告诉你,但是,我们相信你坚定的意志能够承受这一切。你亲生父亲的死对摩尔刺激很大,难道你还想刺激你的爷爷么?摩尔为了寻找杀害摩奥和你母亲的凶手,这些年来不知道受了多少苦,现在终于有了一丝线索。还记得你所中的毒么?经过彼得所长仔细研究,同当初你父亲所中之毒完全相同。如果我们判断不错,抓走你养父母的人,就是杀害你亲生父母的凶手。不要怀疑,你奶奶曾经用你的血做过实验,事实证明,你确实是摩尔和希拉嫡亲的孙子。”

    天痕的大脑很乱,心中不断传来一阵阵强烈的绞痛,黑、白、黄三色光芒不断交替闪烁着,不稳的气息弥漫于体外。

    “天痕,你……”摩尔有些急切的想上前帮他稳定住体内的能量。

    天痕再次后退一步,涩声道:“老师,我没事。您,您让我静一静好么?”话音一落,他猛的向外冲去,摩尔刚要去拦住他,却被光明阻止了。“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等他想清楚了,会没事的。”冲出房间,天痕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天平球,他现在只想逃避,逃避这一切,纷乱的心不断传来阵阵抽痛,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心中不断重复着一个疑问,我到底是谁的孩子,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啊!

    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天痕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强烈的刺激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会引起精神暂时的崩溃,但是,他毕竟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飘身落在地面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面前是一座山,一座不知名的山,天痕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模糊,他好象又看到了撒旦那邪恶的身影,愤怒的咆哮一声,身体骤然加速,重重的一拳轰击在面前的山体上。

    黑、白两色交加的身影在短短三秒内连续闪烁十三次,接连与那高大的山峰接触,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体内的能力消耗殆尽,天痕平静的躺在地面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刮来一阵轻风,那座山动了,包括山上所有的植被,在轻风的吹拂下变为烟尘缓缓飘散,大片大片的尘土覆盖了天痕的身体,不断向远方蔓延着,一座高度超过七百米的山,就这么消失了。在极度悲痛之中,天痕终于做到了采若天所说的凝而不散,虚空十三破已经将整座山化为了齑粉。第二天新闻报道中出现了这样一条新闻,地球非洲某城突遇百年不曾出现过的沙尘暴袭击,整个城市完全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眼前一片黑暗,天痕的身体被掩埋在灰尘之中,对于他来说,可以依靠宇宙气吸收外界能量支持身体所需的一切,不需要吃喝,甚至也不需要呼吸。深埋于尘土之中,他的心反而平静了许多,没有刻意去修炼,只是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这与世隔绝的尘土之下,摩尔的话不断在他脑海中重复着,老师是我的爷爷,我亲生的父母就是惨死于那种剧毒之下,原本的父母不是亲生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在内心深处,天痕甚至永远都不想知道这些,他不断的想着,如果自己没有进入圣盟,没有遇到摩尔老师,就不会知道这一切,莫名其妙的多了一身血海深仇,原本的父母和朋友被未知的敌人抓走,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天痕,天痕,我是蓝蓝,收到请回话,你别吓我啊!”生物电脑中响起蓝蓝的呼唤,那急切的语气将天痕从痛苦中唤醒。蓝蓝,是蓝蓝。下意识的,天痕将自己现在的方位通过生物电脑告诉了蓝蓝,似乎突然找到了一片浮萍似的,他冰冷的心升起一丝淡淡的暖意。

    轰——,尘土飞扬,一个被灰色所覆盖的身体冲尘土中冲了出来,身体在半空中快速的几个旋转,甩掉了身上的浮尘,天痕静静的飘落地面,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天痕大声的呼喊着,似乎要将心中的抑郁完全倾泻一般,在不断的释放中,他脑海中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将摩尔所说的一切与自己以前的事串联在一起,他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他相信摩尔的话,老师是不会骗自己的,也没必要骗自己。虽然,在天痕心中,亲生父亲摩奥甚至连个影子都不曾存在,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又怎么能不报呢?

    半个小时后,蓝色的光影出现在半空之中,那竟然是罗丝※#8226;菲尔的水蓝号,一点蓝光从水蓝号中飘落,快速的向天痕而来,而水蓝号自身则在加速中消失了。“天痕。”蓝蓝猛的冲入天痕怀中,紧紧的搂住他的腰,似乎要将自己充满弹性的娇躯融入天痕的身体似的。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天痕身旁,蓝蓝请求罗丝※#8226;菲尔使用水蓝号带自己前来,一看到天痕,她的心顿时放松了许多。

    “放心吧,蓝蓝,我没事。出来释放一下,我已经好的多了。”天痕抚摩着蓝蓝的长发,平静的说道。

    蓝蓝抬头看向天痕,温柔的道:“我也是刚从外公那里知道一切,没想到,你竟然是摩尔爷爷的亲孙子,痕,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天痕注视着蓝蓝,“我们去喝酒吧。我想大醉一场,一醉解千愁。我只想痛快的大醉一场,好不好。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蓝蓝俏脸一红,柔顺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还是回中国城去喝吧,你喝醉了,我也好带你回去。”

    天痕搂着蓝蓝飘飞而起,两人按照生物电脑中的电子路线图,朝中国城的方向回飞。黑影一闪,摩尔出现在天痕刚才站立的地方,长出口气,喃喃的道:“还是女人的威力强大啊!现在天痕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希望他能早一些接受事实吧。”天痕离开天平球的时候他就跟了出来,始终守护在天痕附近,当天痕使用虚空十三破时,摩尔大为吃惊,因为,那是他在没有进行天魔变时所用的,仅凭四十一级的黑暗与空间两种异能,就摧毁了一座山岳,即使换做自己,也很难像他那样将山完全化为齑粉,而不产生任何爆炸性的声音。

    “酒——”天痕朦胧的向服务生挥着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瓶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蓝蓝一直在陪着他喝,只不过,蓝蓝的酒量比他要好的多了,虽然俏脸上多了一抹陀红,但神志还是非常清醒的。他们两个一回到中国城,立刻就找到了这家酒吧,天痕以往很少喝酒,根本就不知道该喝什么,乱点一气,弄了一大堆酒上来,他和的很快,不论什么酒,都是一瓶一瓶的灌入腹中,此时,酒劲上涌,阵阵晕眩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可比,以其身体强韧程度,想喝醉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抬起头,天痕朦胧的看向蓝蓝,断断续续的道:“蓝……蓝,你觉……得么?活……着……,真他……**……痛苦……,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事发……生?”

    蓝蓝抓住他的手,低声道:“少喝点吧,酒喝多了会伤身的。”

    “不,我……不。”半醉状态的天痕就像一个孩子,“我还……要喝,喝醉……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蓝蓝,我他……**……好痛……苦。”

    蓝蓝叹息一声,道:“人从一出声时就是哭的,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痛苦,关键是要看你能否顶的过去,痛苦总有尽头,难道你没听说过苦尽甘来么?为了我,为了百合姐姐,也为了等待你能力提升后帮助复活的罗迦,你都要坚强起来,那样才是我们所爱的天痕啊!”

    天痕抬头看着蓝蓝,此时,蓝蓝在他眼中已经变成了两个,“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你教……我好……不好?我,我想……杀……人。”

    看着醉话连篇的天痕,蓝蓝心中充满怜惜,“杀吧,我陪你去杀。就杀那些害死你父母的凶手,不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陪你去寻他们报仇。”

    天痕似乎清醒了一些,“报……报仇,你也认……为我应……该报仇……么?是啊!我……要报……仇。为那从……没见过……的老……爸老妈报……仇,我杀……,我……杀。”一边说着,他抄起一个瓶子将淡黄色的酒液继续向自己口中灌去,漏出的酒沾湿了他的衣襟。

    “美女,别理这个酒鬼了,陪我们喝几杯吧。”几个衣着怪异,头发染成鲜艳颜色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蓝蓝的相貌如此出众,一进门就引起了酒吧中客人们的注意,幸好现在是白天,客人比较少,否则,恐怕早就有人前来骚扰了。

    天痕不满的看向那几名年轻人,摇晃着站起身道:“你,你们……说谁……是酒……鬼,我……还没醉,没醉,我还……能……喝,有……本事,你们……跟我……喝。”

    一个黄头发的青年推了天痕一把,叫嚣道:“靠,就你这德性还想跟我们哥几个喝酒?要喝,也要这位美女才行。”天痕脚下虚浮,被他一堆顿时重新坐入了椅子中,引的那群不良青年大笑起来。“我就说嘛,这小子明明就是一个软脚虾。美女,想喝什么,哥哥我请了。”

    《br》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