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皇家赌场娱乐城 > 空速星痕> 第九十三章 黑暗祭祀的总部(下)

第九十三章 黑暗祭祀的总部(下)

时间:2015-1-5    来源:皇家赌场娱乐城整理    作者:神秘人
    持续解禁.冰火的vip小三已经全部更新完毕,全书二百万字,这是小三完成的第六部作品了.为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三特意写了一个特别的外篇--小三全部六大主角与麻将不得不说的故事作为礼物送给大家,长弓,雷翔,阿呆,海龙,天痕,念冰聚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呢?嘿嘿,大家自己去看吧,特别篇发在新书的外篇中,欢迎大家阅读.同时,生肖守护神正式开始更新,请支持小三的书友们多多收藏,投票,本周日晚12点的加精大会将转移到生肖守护神讨论区进行,推荐票越多精华就越多.生肖守护神的地址是,.cmfu/showbook.asp?bl_id=101839

    --------------------------------------------------------------------

    但为了若西家族的秘密着想,除非是罗迦亲自下的命令,否则,绝不能让天痕离开若西家族城堡,所以,他要先试探天痕的能力,再决定如何对付。

    天痕微笑道:“撒尔总管,现在可以带我去见罗迦了么?我也算远道而来,对待客人,我想,你们应该宽容一些才是。”

    撒尔听的出天痕话里有话,咳嗽一声,松开握住天痕的手,道:“尊敬的客人,里面请吧。”一边说着,他带着天痕走入了城堡之中。

    若西家族的这座城堡可要比欧雅夫人那座古堡要大的多了,一进门,就是宽阔的大厅,足有上千平米之广,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幅油画,有男有女,画像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每一个画像的角落处,都有一个小的记号,那似乎是年代的记录,只是字体怪异,天痕并不认得。

    撒尔将天痕让到大厅中棕色的皮沙发处,道:“您请坐,我这就去请族长大人。”向天痕再次施礼后转身而去。

    天痕继续大量着四周,整个大厅的地面上除了入口处是一块红色的地毯以外,其他地方全都是珍贵的长毛真皮地毯,自己这一路踩来,到留下了一排发黑的痕迹。这若西家族真是有钱的很,恐怕,自己留下这些脚印的清理费就要不少钱吧。

    年轻的女佣送上一杯香茶,天痕刚要喝,却听到楼上先前撒尔离去的方向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蓝色的身影在刚刚从楼梯上出现之时已经像一只乳燕般投入了天痕的怀抱,不用眼睛去看,单是那亲切而熟悉的感觉天痕也知道,来的正是灵魂祭祀罗迦。

    “天痕大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罗迦显得异常兴奋,而抱着她的天痕此时却尴尬不已,同三年前相比,罗迦已经不是那十六岁的小女孩儿了,十九岁的她已经完全发育,傲人的身材丝毫不比白天见到的浮儿差,不带任何凡尘之气的俏脸此时因为激动而沾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罗迦,你长大了。”幸好大厅中就天痕和罗迦两个人,否则,被一个美女如同八爪鱼般缠在身上,尤其是这位美女还是若西家族的族长,如果被别人看到,恐怕,天痕就要被目光所杀死了。

    咳嗽声响起,撒尔※#8226;若西从罗迦刚才出现的楼梯上走了下来,看了天痕一眼,再转向罗迦,恭敬的道:“族长,这位确实是您的朋友吧。”

    天痕心中暗道,这还用的着说么,罗迦这才发现自己不雅的姿势,赶忙从天痕身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蓝色长裙,淡然道:“是的,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整个黑暗祭祀一族的朋友,撒尔长老,传我灵魂令,命家族所有长老在一号密室集中。我有事要宣布。”

    撒尔※#8226;若西弯腰行礼,道:“是,族长大人。”黑色的斗篷冒出一股淡淡的蓝色烟雾,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凭空消失了。

    罗迦看着天痕惊讶的目光,笑道:“大哥,那可不是你们空间系的移形换影,只不过是我们黑暗祭祀擅长的遁影术而已。算时间,你应该已经从魔幻星回来些日子了吧,怎么到现在才来看我啊!”

    面对罗迦的质问,天痕不禁张口结舌,他虽然也曾想过到飞鸟星看望罗迦,但从魔幻星回来以后,一直都有各种不同的事耽误,如果不是这次异空间中的惊险经历,恐怕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飞鸟星呢。苦笑道:“不是我不想来,但从魔幻星回来以后,总要去看看父母吧。”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大哥,如果我要也能去魔幻星就好了,能有一只魔兽作为伙伴该多好啊!”

    天痕惊讶的道:“你们黑暗祭祀一脉不是可以随便召唤黑暗生物与敌人战斗么?刚才为了找你,我还同你的属下们打了一场呢。”

    罗迦轻叹一声,道:“我们的召唤,其实就是用黑暗能力产生的共振,呼唤异空间中的生物,自身的能力越强,能召唤来的异空间黑暗生物就越强大,但我们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召唤来的是什么,只能凭借运气,而且,召唤来的生物非常难以控制,一个不好,还有反噬的可能。就算顺利的使用召唤兽达到了目的,也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和能力,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不愿意使用黑暗召唤术的。而你们圣盟的圣兽就不一样了,圣兽的能力不但稳定,而且还会根据主人的能力而有所提升,越强大的圣兽同主人能力之间的关系就越密切,它们才是真正的伙伴。”

    天痕微笑道:“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也去一趟魔幻星,若西家族不是同我们圣盟的关系很好么?审判者们会破例也说不定。”

    罗迦哼了一声,道:“就你们圣盟那些老古板,才不会让我这样的外人去魔幻星呢,对于圣盟和你们异能者来说,魔幻星绝对是最高机密。虽然,我们也曾经打听过魔幻星如何去的方法,但是,却始终找不到真正的坐标方位,当初三十年前那一战你也知道吧,末世前辈主要为的就是魔幻星的归属问题。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失败了。不说这些了,天痕大哥,这次你在魔幻星有什么收获吗?”

    天痕看着罗迦的一脸好奇,道:“当然有,我不但有了自己的圣兽,在实力上也有了一定提升,魔幻星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罗迦,你呢?你继承灵魂祭祀的位置已经三年了,老灵魂祭祀留下的东西你有没有完全领悟?”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轻叹道:“老师留下的东西博大精深,虽然他将精元全部输给了我,但到现在为止,我也只能参透其中十之三、四而已,有些东西不但艰涩难懂,而且要应用和控制,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天痕大哥,三年过去了,我还是想问你,你到底准备如何面对现在黑暗势力三方呢?任由我们这样分散下去么?前些天,上议院经过讨论后,已经决定对黑暗势力下手了,除了我们黑暗祭祀的踪迹他们无法找到以外,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暂停了行动,但议会迟早会对黑暗世界下手的,而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你们圣盟。现在,黑暗世界急需站出一位领导者,以魄力和慑人之气势将整个黑暗世界统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完全聚拢在一起,黑暗世界的势力或许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只要能够统一调配,就算是议会也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大哥,坦白说,你拥有黑暗异能,可以说是黑暗中的一员,为了黑暗势力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你都应该站出来,我相信老师临去时的预言,更相信黑暗之王末世留下的希望,大哥,只要你愿意,黑暗祭祀将是你的助力,我愿带领祭祀们永远跟随在你身边。”

    天痕直视罗迦,沉吟道:“你真的能肯定,我就是你老师预测中的人么?银河联盟本是无神论的,占卜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有如何能全信呢?况且,只有你一个人认可我是不够的,黑暗祭祀既然号称黑暗三大势力中最强的一支,定然有着许多高手,也就是你先前所说的长老们吧,就算你愿意帮我,他们又能愿意么?我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看不惯黑暗势力所做的一切,毕竟,我的心并不属于黑暗。”

    罗迦微微一笑,道:“大哥,这些你都不用担心,首先,老师临去之时已经向所有黑暗祭祀长老们宣布了他的决定,为了黑暗祭祀一族更好的延续,当新的黑暗世界主人出现时,我们都将无条件的服从他的命令。你不是有天魔变么?我已经召集所有长老了,当着他们的面,你只要展现出自己那特殊的能力,再加上有我的支持,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至于你说看不惯黑暗势力所做的一切?其实,这大可不必。大哥,在银河联盟中,从某种意义来说,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正大光明的世界,一个,就是地下的黑暗世界。正面世界毋庸质疑,它永远都会存在,但有一点你或许没想过,其实,黑暗世界也是永远都会存在的,只要有光明的世界一天,黑暗的世界就会对立存在。就算我们现在的黑暗三大势力转白,也没有任何意义,会有新的黑暗势力崛起来替代我们。更何况,现在整个银河联盟中的黑暗世界本就不是黑暗三大势力在控制。”

    天痕楞了一下,道:“罗迦,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你所指的黑暗世界究竟是什么?又包括什么?”

    罗迦轻笑一声,一只手搭上天痕的肩膀,“大哥,黑暗中所包括的,自然是无法生存在光明下的东西,黄、赌、毒,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别说现在的银河联盟对这些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他们想大力打击,这些东西也是不可能完全清除的。只要人有**,黑暗元素就永远会存在于世界上。我们黑暗异能者虽然称为黑暗势力,其实本身所做的事却未必能有多少沾染那些元素的。我们黑暗祭祀,表面上是若西家族,实力遍布整个飞鸟星系,在这个星系上,我现在只要随便说一句话,都会成为圣旨,我还用的着做什么黑暗么?或许你不相信,最近一段时间,我正在大力打击黄、赌、毒这些危害人们的东西。而德库拉家族虽然差一些,但他们也只是对**沾染的比较多,再加上随便吸吸血而已。至于黑暗议会,或许你不知道,他们本身就是一个跨国大财团,各种白色收入他们花都花不完,除了有事采取些非常手段以外,也早已经与那些真正的黑暗告别了,当然,他们的公司同我们一样秘密。我们所谓的黑暗三大势力,无非就是做事随心一些,按自己的喜恶,心中没有任何道德限制,真要说黑暗,我们已经算不上什么。而现在,遍布整个银河联盟的黑暗组织冥教,才是真正黑暗的根源。他们做的事比我们要恶毒一百倍。所有地下的东西他们都沾手,尤其是经营各种毒品,精神药剂,他们才是毒害银河联盟的根源。而你知道他们的幕后老板是谁么?”

    天痕茫然摇头,罗迦的话已经打乱了他对黑暗势力的认知。罗迦冷笑着道:“冥教真正的老板有两个,就是现在上、下两议院的议长,而冥教,则是他们的打手。一些明面上无法做的事,议院全都交给冥教去完成。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协议,不论是谁接替了议院议长的位置,冥教都会向其效忠,随时为议会解决任何问题。而议会向他们承诺的,就是绝不会彻底扫除冥教的存在。有事,在社会舆论逼迫下,也只会摆摆样子而已。冥教,不但是议院的打手,同时也是他们的金库。现在,你说到底谁是光明,谁是黑暗呢?”

    天痕眉头微皱,他知道,罗迦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她所说的一切都可以查证,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所谓的黑暗三大势力,确实不足以称为黑暗了。“罗迦,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一切真照你所说,那我愿意站出来,但是,这一切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吧。上次黑暗联盟会议的时候,你也看到了血皇和黑暗议长都不是容易臣服的人,想得到他们的认可又谈何容易。”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