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皇家赌场娱乐城 > 空速星痕> 第七十二章 百合 为什么你要离去(下)

第七十二章 百合 为什么你要离去(下)

时间:2015-1-5    来源:皇家赌场娱乐城整理    作者:神秘人
    小三新书※lt;冰火魔厨已经开始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谢谢.

    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70705

    ----------------------------------------------------------------------

    天痕所在的小队,是在圣盟驻守以来实力进步最大的一个小队,包括蓝蓝和洛严等人在内,一共出现了四名掌控者,其余的人,除了天痕、风远、塞里和杰瑞,也都超过了三十级。这个成绩得到了几位审判者充分的肯定,现在,达到三十七级的洛严,在刚回地球后就被分配到一个星球,成为像欧雅夫人那样的星球掌控者,协助当地行政掌管处理一些事务。

    天痕和风远以极快的速度飞行着,虽然风远是风系异能者,但由于天痕的宇宙气能量强大,再加上对空间的掌控,速度比他还要快上一些。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从中霆城来到了宁定城。

    刚一到宁定城附近,天痕立刻将速度减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宁定城变了。在空中向下俯视,以前大部分地区都是低矮贫民窟的宁定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远不能同中霆城相比,但也多出了许多高大的建筑,放眼望去,隐隐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天痕心中一喜,他知道,这一定是百合的功劳,贫民窟中的人们终于开始发生了大的变化。

    “老大,这是贫民窟之城么?怎么看上去并不太贫穷啊!你看,天上也有不少翔车在飞。你不会离家太久,飞错地方了吧。”

    天痕微微一笑,道:“你呀,就会耍嘴皮子,我还能连自己的家都不认识?贫民窟的改变,都是由于一个人,是她,用自己的善良和执着的信念改变了这里。咱们快走吧,在地球上我给爸、妈打过卫星电话了,相信他们一定等的很着急。”

    风远搓了搓手,笑道:“估计伯父、伯母还给咱们准备了许多好吃的。”两人一边说着,再次加速,在天痕的带领下直接回到了那并没有变样的大楼。家的气息滋润着天痕的心,终于回来了。

    “爸,妈,我回来了。”还没有到门口,在激动的心情作用下,天痕不禁大喊出声。

    门开,麦若从房间中迎了出来,看到似乎又年轻了一些的母亲,感情如同热浪一般涌上了天痕的脑海,一个闪身,已经飞到母亲身前,熊抱住麦若娇小的身体,泪水夺眶而出,“妈——”

    “好,好,回来就好。你这一走,真的就是三年啊!快让妈妈看看。”麦若的声音颤抖着,久违的儿子归来,她的心是那么喜悦,又带着酸楚。风远站在天痕身后不远,看着这对激动相拥的母子,黯然的低下了头,天痕和麦若身上,散发着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亲情。

    松开手,天痕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好兄弟,向风远招呼道:“小风,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妈。”

    风远走到天痕身旁,勉强一笑,道:“伯母,您好,我叫风远。”

    麦若看着同自己儿子一样高大的风远,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微笑道:“你看我,小痕这一回来,我都没注意到还有客人。我听小痕在电话里提起,你是他的同事是吧,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来,快进来吧,就是地方小了点。”一边说着,麦若将天痕和风远让进了房间。

    由于房子不大,又没有客厅,天痕和风远直接回到了他的房间。房间中,同他走的时候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所有的东西还在原来的位置,纤尘不染,显然是经常打扫过的。麦若倒了两杯早已经准备好的饮料递给了天痕和风远,微笑道:“你们先喝点水,我这就给你们做饭。”

    天痕喝了一口,将杯子放在一旁,道:“妈,您别忙了,我们在运输舰上喝过营养液,现在还不饿,怎么没看到爸,现在还是早上,应该没有圣女的课吧。”

    麦若眼中一黯,轻叹道:“圣女的课早就没有了,你走了大概不到一年时,圣女也离开了咱们这里,你爸他出去工作了,待会儿就回来。”

    “什么?百合走了?”听了麦若的话,天痕不禁失声惊呼,他原本火热的心顿时降到了冰点,他万万没想到,那答应等自己回来的百合,竟然在自己离开不久后就走了。

    麦若点了点头,道:“圣女确实已经走了,现在,咱们原本贫民窟中的人已经集体成立了圣女教,以她为信仰。在圣女留下的钱帮助下,我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专门在中霆星上从事贸易,收集各个城市的资源相互调配交换,利用圣女教给我们的知识,我们的百合公司已经有了一定规模,你应该也看到了,宁定城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那些都是公司赚了钱以后建设的。宁定城毕竟是我们的根据地。”

    天痕此时哪儿会管什么公司不公司的,激动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走,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百合为什么要走。她,她……”

    风远看着天痕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按住他的肩膀,疑惑的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那个什么圣女是谁?”

    麦若轻叹一声,道:“没有人知道圣女为什么会离去,不过,她永远都留在我们每个人心中,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我们这些原本是贫民之人的新生。天痕,圣女临走之前曾经来找过我和马里,让我们转告你一句话。”

    天痕全身一震,道:“什么话?”

    麦若道:“她让我们转告你,目标不同,阵容不同,有缘无份,心之所依。她让你忘记她,以后都不要再找她了。我也很想问你,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圣女那天来的时候,显得非常失落,我第一次看到她那圣洁的面容上流露出黯然神伤的表情。虽然我不能肯定,但是,我却觉得,她的离开同你有很大关系。”说到这里,她眼中不禁流露疑惑的目光,这件事在她心中已经憋了很长时间,现在才有机会问天痕。

    天痕颓然坐倒在自己的床上,用力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百合,你为什么要走?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

    麦若叹息一声,走到天痕身前,将他的头搂入自己怀中,“算了小痕,虽然妈妈很希望你能和圣女在一起,但我们毕竟是贫民窟中的人,又怎么能配的上圣女呢。如果圣女与你有什么误会,等你看到她后,向她解释清楚就是了。”

    天痕的心不断的揪紧,虽然离开了三年,但他每当停止修炼时,除了父母以外,最思念的就是百合。一想到百合,他的心就会被甜蜜所占满,可是,现在一切的希望都已经破灭了,百合走了,茫茫银河,如此之大,又让自己如何去找呢?而且,她既然已经走了,又怎么会让自己轻易找到呢?内心中的负面情绪不断的膨胀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是好。

    麦若感觉到天痕的不对,柔声道:“小痕,你别这样,好不容易才回来,先休息休息吧。”

    天痕呆呆的看了母亲一眼,勉强一笑,道:“妈,我没事,既然百合要走,肯定有她的理由,您放心吧。爸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回来,咱们一家也可以吃顿团圆饭了。您放心,我这次外出完成公司交给的任务做的很出色,公司给了我和小风半年的假期,我会在家至少停留三个月以上才会再回去。”他心中的结已经拧成,牢牢的根植在内心中,但是,好不容易才回家一次,又怎么能让父母为自己担心呢?将伤感埋藏在内心之中,尽量表现的轻松许多。

    夜幕降临,父母都已经沉沉的睡去,麦若竭尽所能做出的晚餐是那么丰盛,由于马里现在有了工作,即使没有天痕提供的钱,也足够他们生活的了,晚餐是在欢快的气氛下结束的,当天痕看到父母那满足而兴奋的神情时,他知道自己选择是正确的。

    “大哥,你睡不着么?”天痕和风远两个高大的身体躺在原本只属于天痕一人的床上,确实有些局促。“你是不是在想那什么圣女?虽然你一直很高兴的样子,但你眼中的失落是瞒不了人的,我想,伯父、伯母他们也一定都看出来了,只是不想点破而已。”

    天痕全身一震,苦笑道:“你们都看出来了么?确实,我是在想着百合。小风,你不知道百合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么重要,她曾经救过我好几次,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像她那么善良的女孩子,是她用自己的纯洁和善良温暖了我的心。在去魔幻星之前,她答应我,说会一直等我回来,但现在她却走了。”

    风远的叹息一声,道:“既然人家已经走了,证明她并不想面对你。看来,蓝蓝猜的对,你确实是心有所属啊!怪不得像蓝蓝那么出色的女孩子你都不追,难道你看不出,她对你的好感很明显么?”

    天痕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的,其实蓝蓝只是把我当朋友而已,她也有喜欢的人,只不过,那个人恐怕不会轻易接受她而已。”

    风远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阴沉了,“大哥,其实你知道么?今天我好几次都想点醒你。”

    “点醒我?”

    “是的,点醒你。”风远的声音变得异常凝重,“大哥,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么?我从小就没有父母,还记得我当初求你时说的万金油么?我说,我上有八十老母,我多希望我真的上有父母啊!你虽然出生在贫民窟,但至少你有父母在身边,但我呢?我什么也没有,一切都要靠自己。你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让伯父、伯母为你担忧啊!多孝顺他们,让他们开心的度过每一天,才是你应该做的。女人可以随时再找,而父母却一生都不会变。”

    天痕猛的从床上坐起身,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脑海中顿时变得一片清明,风远说的对,百合自己以后可以寻找,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又怎么能让父母因为自己而影响心情呢。

    脑海变得清明,运转的自然快了起来,拍拍身旁的风远,微笑道:“谢谢你,小风,我明白了。你先睡吧,我要出去一趟,天亮之前一定会赶回来的。”

    风远也坐了起来,“大哥,你干什么去?我跟你一起去吧。”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你留在家里,这件事只能我自己去。”说完,飘身而起,换上一身普通的装束,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家。

    看着天痕离去的背影,风远虽然很好奇,但最后还是没有跟去,他相信,天痕不让自己跟着,一定有他的理由。

    出了家门,天痕立刻将速度提升到极限,朝中霆城方向而去。

    银街,这个中霆城最堕落的地方依旧存在着,银街内各种堕落的行径同外面森然的戒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些男女竟然在大街上公然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各种喧嚣和嬉闹声阵阵传来,黑暗的角落中,弥漫着各种麻醉性毒药的气味,整条银街都弥漫着阴靡的气息。

    淡淡的黑影落在银街之外,一层黑色雾气笼罩着他的身体,银街外那些拥有强大攻击力的中霆城防御部队此时依旧静静的停驻着,虽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谁也不会小看他们的实力。但是,那道突然出现的黑色身影却似乎是个例外,他仿佛根本就没看到这些防卫部队似的,信步前行,直接向前方的银街走去。

你想说点什么